两个理工男卖摄像头给老外,撑起一个IPO

两个理工男卖摄像头给老外,撑起一个IPO

靠卖摄像头给老外,两个华为前员工即将叩响IPO的大门。

近日,深圳市睿联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睿联技术”)在创业板IPO申请获深交所受理,保荐机构为中信建投证券。

睿联技术成立于2009年,主要从事家用视频监控产品软硬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九成以上收入来自海外市场。

睿联技术的背后,是两个理工男下海创业的故事。13年前,刘小宇和王爱军从华为海思半导体离职,拿着10万元创办睿联,从做ODM起家到创办自主品牌“Reolink”,经过多年发展,公司已实现年营收13亿元。如无意外,二人即将收获人生第一个IPO。

近年来,跨境电商赛道日益火爆,吸引了一众企业密集上市。除了睿联技术,赛维时代、致欧科技已先后过会创业板,子不语也正在冲刺港股的路上。放眼一级市场,该赛道同样融资频发。

当国内消费投资进入冰点,供应链出海正成为一片新蓝海。

华为前员工出海卖摄像头,三年入账28亿

睿联技术是一家充满了华为基因的企业。

公司创始人刘小宇曾是华为海思半导体的产品经理,2009年,他拉上同事王爱军(时任华为海思半导体开发部经理)以及朋友刘星共同创业,成立了睿联技术。

据了解,当时三人的创业资金只有10万元,由刘小宇、王爱军分别出资3.5万元,刘星出资3万元。但成立3个月后,刘星选择退出,将30%的股权转移给了刘小宇和王爱军。

睿联是最早布局家用视频监控的企业之一。当时家用摄像头尚未在国内普及,但欧美地区因为地广人稀,居住环境以独门独栋为主,居民在家中安装摄像机的情况已十分普遍。于是,刘小宇和王爱军决定利用中国的制造和供应链优势,将产品卖向海外。

创业初期,睿联技术主要采取ODM经营模式,为海外品牌提供产品以及技术支持服务,客户包括日本有利电子及澳大利亚消费电子品牌SWANN。

ODM模式的优点是资产较轻,运营效率高,业绩会急速增长。但缺点也很明显,不能直接触达终端客户,缺失客户反馈,利润空间难以提高。

因此,2015年后,公司决定转型全力投入品牌建设,创建孵化出自有品牌Reolink。据Google trends的关键词搜索热度统计,2019年至2021年期间,Reolink的相对搜索热度增长约3-4倍,品牌影响力实现快速上升。

截至目前,睿联技术仍以 Reolink的家用视频监控产品为主打,产品包括摄像头单机和摄像头套装。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公司摄像头单机销量分别为63.96万件、112.3万件、169.45万件。

虽然SKU不多,但睿联的收入相对可观,呈现逐年增长趋势。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5.25亿元、9.6亿元、13.67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61.44%,同期净利润分别为4072万元、1.86亿元、2.49亿元,毛利率也均在50%以上。

海外市场是睿联技术的绝对收入来源。2019-2021年,公司来自境外销售产品收入分别为5.23亿元、9.56亿元和13.59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99.93%、99.99%和99.87%,主要销售区域包括美国、欧洲等。

股东方面,自成立以来,公司经历了多次增资、股权转让以及股份制改制。根据招股书,截至目前,公司现有总股本9000万股,刘小宇、王爱军各持有公司27.12%的股份,合计持有公司54.24%的股份,并通过协议明确了一致行动关系,系公司的共同实际控制人。

本次发行后,两位创始人持股比例将下降为40.68%。

第三方平台贡献超7成营收,公司亟需“去亚马逊化”

由于产品重点面向海外市场,睿联技术的发展离不开亚马逊、eBay、速卖通等海外第三方渠道。

招股书显示,2021年,睿联在亚马逊、eBay和速卖通上的营收,占到总收入的70%。其中, 六成以上的销售额来源于亚马逊平台。

两个理工男卖摄像头给老外,撑起一个IPO

两个理工男卖摄像头给老外,撑起一个IPO

对于睿联技术来说,销售渠道过于集中,无疑会造成较大风险。

近年来,亚马逊对于商家的监管不断趋严,尤其是去年4月开始的那一拨“封店潮”,更是让跨境电商从业者感到危机重重。根据深圳市跨境电商协会统计,大概有1000家企业受到了“封号潮”的波及,涉及账号5万多个,损失超过一千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睿联技术的主营产品与亚马逊旗下品牌Ring和Blink存在直接竞争关系,更是增加了被压制的风险。

对此,睿联技术在提示风险时称,亚马逊是欧美国家消费者的主要线上购物平台,如果平台方由于市场竞争、经营策略变化或当地国家政治经济环境变化而造成市场份额降低,而公司未能及时调整销售渠道策略,可能对销售额产生不利影响。

为了摆脱对第三方平台的依赖,睿联也在积极“谋变”——打造独立站生态。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品牌官网贡献的销售收入分别为7957万、1.4亿元、2.7亿元,占比达到15%、15%、20%。

为了给独立站引流,睿联还采用了网红+渠道运营相互结合的营销模式。一方面,同时运营Reddit、Facebook等多个媒体账号,深耕私域流量;另一方面,在YouTube上与网红KOL合作,做产品测评、推荐产品。

从数据来看,YouTube、Reddit、Facebook是为独立站提供流量最多的三个渠道,每个月都能提供5万的流量。另据流量分析网站显示,目前,Reolink的品牌官网目前每个月都有170万的流量进入。

睿联技术的情况并非个例,“去亚马逊化”已经成为所有跨境电商绕不开的话题。

跨境电商“王者”SHEIN正是成功代表之一。据App Annie和Sensor Tower数据,2021年SHEIN已经取代亚马逊,成为美国iOS和Android平台下载量最多的购物应用。同时,SHEIN也是独立站生态中唯一做到百亿美元年营收的。

时下,越来越多的跨境电商正将SHEIN作为学习目标,尝试摆脱对第三方电商平台的依赖。

抢滩万亿出海市场,投资人:企业懂得“借力”很重要

睿联技术所处的出海赛道,已然是一个万亿市场。根据海关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跨境电商出口1.44万亿元,增长24.5%,其中跨境电商、B2B采购等业态已经隐隐进入了高速爆发增长期。

行业火热的背后,中国供应链出海的战场正在变得拥挤。

2021年11月,阿里巴巴在海外上线了快时尚APP AllyLikes,主要针对欧美市场;同年,字节跳动则投资了跨境电商帕拓逊、斯达领科,跨境物流公司纵腾集团、iMle。此外,老牌保暖内衣品牌“南极人”转型电商成立的“南极电商”也正在开拓跨境业务,建立了独立站Fommos。

2021年-2022年,也是跨境电商玩家密集上市的两年。目前,跨境电商大卖“赛维时代”和出海家居品牌商“致欧科技”已先后过会创业板,三态股份已回复创业板多轮问询,另一家跨境电商子不语也正在冲刺港股的路上。

放眼一级市场,跨境电商赛道同样热闹。

2022年2月,出海家居品牌Newme宣布完成数百万美元天使+轮融资,由华映资本独家投资;

同月,依托中国化妆品供应链,在东南亚本土孵化的美妆出海品牌Y.O.U完成4000万美元C轮融资,投资方为隐山资本、SIG、高榕资本等;

3月,个护小家电出海品牌TYMO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零一创投;出海科技鞋履品牌集团Miracle Miles宣布完成1亿美元A轮融资,由红杉中国和 IDG 资本共同领投;

5月,出海玩具品牌StarPony完成超千万美元A轮融资,本轮融资由 eWTP 领投,老股东险峰K2VC 跟投。

8月,宠物用品出海品牌“Furbulous”宣布完成数百万美元天使轮融资,由险峰K2VC领投,人人游戏跟投。

巨头与资本的涌入,不光为行业带来了大量的热钱和机会,挑战同时也在加剧,作为创业者又该注意什么?

对此,GGV纪源资本全球管理合伙人符绩勋曾在投中年会上表示,企业懂得“借力”很重要。“我觉得没有绝对理想的出海地区,出海首先是要借力。不管借中国原有的创新能力,供应链实力,还是庞大的工程师能力。”

同时,符绩勋强调,出海企业最大的挑战是如何融入当地市场环境。“中国公司出海不能完全照搬原有的文化体系和管理体系,有些东西照搬过来,和当地文化是有冲击的。如何打造一个更加本地化同时更全球化的团队,这是很多中国团队面临的挑战。”

(来源:东四十条资本)

版权声明:链乾坤 发表于 2022年9月9日 pm1:48。
转载请注明:两个理工男卖摄像头给老外,撑起一个IPO | 链乾坤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