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直播发展的局限性有哪些?

东南亚直播发展的局限性有哪些?

直播发展处于初期,但观众年轻且群体庞大

东南亚直播仍然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且随着互联网经济、电商、泛娱乐和疫情影响的推动,东南亚直播很可能会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期,产生更多经济效益。但回顾现状,东南亚直播的发展仍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对于想入场的玩家来讲,认清本地直播行业发展的特点,才能更好地知道下一步的发力点。

直播模式整体不成熟

以电商直播来讲,由于电商、网红、直播这三个要素在国内都发展得比较早,很多电商直播带货已经衍生为网红品牌直播卖货或者网红供应链体系直播,模式相对成熟。而东南亚的网红直播带货大部分还是属于case by case类型的,往往是一个网红在一个非粉丝沉淀的电商平台卖其他商家的货,且类似于一次性商业活动。但值得注意的是,东南亚网红直播带货模式的发展增长速度非常快。尤其是在Lazada和Shopee等电商平台大力推广打造素人明星主播这样的活动后,越来越多的娱乐类网红,素人主播都加入到了电商直播的学习大军中。

直播观众年轻化

SOSV投资经理章若瑶指出,东南亚有大量的直播平台,直播用户教育基本完成,他们对直播的接受度很高,尤其是菲律宾,泰国、越南和印尼等地区的用户。据iabseaindia.com报道,在东南亚和印度,大约有40% - 63%的人观看过直播。这也意味着,大部分的东南亚网民都接触过直播,为直播行业的发展打下了重要的群众基础。另外,随着东南亚网民数量的进一步增长,直播观众数量预计也会进一步增加。据谷歌、淡马锡和贝恩联合发布的2021年东南亚互联网经济报告显示,东南亚在2021年新增4000万互联网用户,网民总数达到4.4亿。

除了直播观众数量不断增长,东南亚直播观众年龄也非常年轻。整体而言,东南亚是一个有着6亿人口的大市场,且人口结构非常年轻,年龄中位数约为30岁。东南亚的年轻人对直播这类的新鲜事物接受程度很高,他们喜欢不断尝试新产品,也喜欢向同龄人推荐新事物。就游戏直播而言,2021年东南亚游戏直播观众数量达到2.345亿,男性观众占一半以上。与大部分国家游戏直播观众用户画像相似的是,东南亚直播观众很年轻,平均年龄在30岁左右。其中16岁-24岁年龄群段的直播观众又占大多数。

 

主播素质参差不齐

MCN/公会是直播平台重要的主播来源及内容来源,但东南亚的MCN/公会发展尚未完善,培养出的网红/KOL素质也比较参差不齐。曾任泰国电商Fanslink COO的王小龙在2020年的时候曾与7点5度分享,在东南亚接触过的大热网红,基本上是一些偏颜值和才艺类的,像种草类、测评类比较商业化的网红很少。

此外就是已经有知名度的明星,如像出生越南,在泰国也大火的Chi Pu。也正是由于网红商业化程度低,网红合作费用其实也比较低。例如,在泰国,一个百万粉丝的网红,合作发布一条tiktok视频,费用可能也就是5000元人民币左右。于是,在选择网红资源上或者培养主播层面,必须要深度本地化,要挖掘本地用户的行为习惯以及用户痛点。如只选择粉丝量较高却与其产品无关的网红,最终尽管品牌曝光相对较大,但是网红直播内容与产品销售卖点大相径庭,最终也会导致转化率过低。

就社交直播平台来讲,像Uplive这样的出海直播平台会自营网红经纪业务,完成从主播挖掘到培养等一系列工作。同样,Nonolive也非常重视官方主播的培养,而且规定更加严格。通过与印尼当地的几家经纪公司合作,Nonolive招募了大量官方主播。与之不同的是,MOGO Live通过造星的形式来选拔主播,通过流量加内容来做自己专属的直播生态。

直播内容单一

东南亚秀场直播主要以聊天、唱歌、跳舞为主,游戏直播以电竞为主,电商直播以直播带货,在内容上缺乏创新。此外,很多新直播内容的动力不是来自主播的创意,而是来自平台提供的辅助工具和激励诱导,这对直播内容创新形成一定的阻碍。据全球在线支付公司PayerMax观察,目前印尼市场上交友类的社交与语音赛道产品发展得还不是特别好。秀场直播和视频聊天相对来说比纯语音聊天更受欢迎,含语音聊天的Starmaker和Hago是语音聊天中最受欢迎的App。对比之下,国内秀场直播的内容更多样化,比如今年大热的明星健身直播。在电商直播带货层面,东方甄选的双语直播带货也频繁冲上热搜榜,成为电商直播的一股清流。在东南亚直播间,缺少这样出圈的直播内容。

(内容来源于7点5度)

版权声明:链乾坤 发表于 2022年7月22日 pm3:06。
转载请注明:东南亚直播发展的局限性有哪些? | 链乾坤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